您的位置:首页  »  【美音的再教育计划】(猎奇)【作者:indainoyakou】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邱美音,十七岁,就读私立高职,外貌不错,身材一般,男朋友从国中以来换了十二个,成绩与品行皆不甚理想。每周零用钱三千,私下和男性友人借钱五千,间接勒索二千,总开销粗估每周一万元,主要花费在服饰及保养品、出游、香菸上,眼光一般,喜欢装阔,菸瘾过重;一周前经由男友学会拉K,依该男开高的转售价、估算吸食频率来看,K他命花费由每周九百来计算。不含基本开销在内,每月娱乐开支约为四万三千六百元,收入为零元。结论,此人没有精算的必要──按学龄至今简算为六三二周,未满十四岁部分享五折优惠,最终处理费为四百六十二万一千六百元整。

  很遗憾的是,处理费的计算过程中是无法忽视家庭教育的,这也是为什么必须由学龄开始纳入费用。但请别担心,只要处理对象的社会价值低落,就能透过我们成立的幸福家庭委员会来分担部分费用。依照本案此类零社会价值对象,委员会能够提供高达九成额度的补助,意即实际处理费乃是四十六万二千一百六十元整。监护人只需缴交这笔费用,完全不必担忧后续事宜,我们将会接手替您处理掉对社会无用的垃圾,使您放心和另一半重新打造理想的家庭。

  执行小组尽可能採取不影响周遭的手段,不得已才会选择明目张胆的方法。
  以本案为例,由於美音刚开始接触毒品,戒心较为薄弱,故选定在她零用钱或毒品用尽前派出诱饵。诱饵伪装成同校女学生,於放学后接近美音,诱导她进入电玩游乐场;当美音前往女厕交易时,执行小组便将之昏迷,带往我们的再教育中心。

  这里我们稍微提一下,针对每个处理对象,我们将编列执行小组和调查小组,调查小组的其中一项工作,正是为处理对象出生至今的人生进行编册。如果监护人愿意提供资讯,比方说处理对象使用过的手机、电脑、相片、日记、网路帐户,我们会依照资讯的价值予以程度不一的补助金。毕竟,就算是这个社会不需要的垃圾,也曾经留下主观而言的精彩生活。垃圾的一生将会编入再教育中心资料库,进而予以量化、为社会的进步做出微薄贡献。

  再教育中心是由与我们合作的社会垃圾再教育委员会所筹建,委员会基於根治社会病灶、促进整体进步的中心思想,持续地倾注大笔资金推动改造社会风气,乃是可信赖的组织。在这里,我们有充足的人力控管每个垃圾的再教育流程,下面我们以美音的情况逐步说明。

  「咦?这是哪里……」

  美音被安置於再教育中心的第十三号房,这个房间不会有坚固或锐利的稜角,全面採用安全材质,这是用来防范美音可能出现的自残行为。待美音初次从第十三号房醒来,负责本案的教育委员以及我们的两名执行人员进房与她接触。为了让美音尽可能感到舒适,我们的执行人员一律选用具备丰富经验的女性。当美音得知她必须在中心度过一些时日,执行人员能够以同性的调性协助她平复混乱,再来进行委员所提出的再教育计划。

  「干你妈的,你到底在说什么鬼话!你们凭什么管我!快点让我出去!」
  每位教育委员擅长的计划是不同的,他们希望让处理对象出现怎样的心理变化并不在我们干涉范围内,执行人员仅仅是协助并记录这个案子。由於计划案通常不被处理对象所接受,执行人员的协助是不可或缺的。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美音在聆听再教育计划时露出愤怒和害怕的神情,她瞪着教育委员往床边摸索,或许是想找东西扔,但是这个房间并没有可以让她随手投掷的物体。执行人员温柔地安抚美音,逐渐取得信任,让美音认为我们安排的女性是倾向协助她的,而她所要面对的只有宣读再教育计划的男性委员。

  「只要几天就好……?你没骗我?要是被我发现你骗我,我出去一定会找人做掉你!还有那边的死肥猪!你敢食言我一样会干掉你!」

  美音参加的计划为期两天,这是所有零社会价值对象适用的天数,不过,若监护人事先提出要求,我们可以斟酌增加时数。

  「等、等等,你们要干嘛?不是说我只要上课就好……欸?性交?你是说…
  …做爱?跟这个死肥猪?别开玩笑了!谁要跟这头猪做爱啊!你们……等……那是什么……!「

  计划一开始,执行人员替出现反抗动作的美音注射兴奋剂,协助其身心理放松。

  「咕……!咕咯……啊……啊……!」

  美音对注射产生强烈抗拒,几乎所有处理对象一开始都会激烈反抗,执行人员已有充足的经验,注射很快就完成。

  「呼……!呼……!呼啊……咕、咕呼、呼呃……!呼呃……!」

  当药效开始作用,美音的抵抗消失了,激昂的欢愉正在她体内流窜,委员趁现在正式开始再教育。所谓的性交矫正并非单指性交,我们的女性工作人员事先为美音录制了约三十分钟的特殊录音,当美音沉浸在幻觉与性爱中,执行人员会替她戴上全罩式耳机,反覆播送录音。

  『色女孩,色女孩,美音是个色女孩,喜欢鸡鸡的色女孩,色女孩,色女孩──美音想打炮,跟男人打炮,打炮最爽了,美音最喜欢打炮了,喜欢,喜欢打炮,喜欢,喜欢打炮──』

  透过特定关键字的刺激,理论上可以相当程度地引导美音的幻觉,即便没有产生共鸣,也能配合美音尚能感受到的性事造成加分作用。

  「啊……啊呃……喜欢……呃……嘿……嘿嘿……」

  随着时间经过,委员那边也会增加人手,男性们将美音的性器、肛门及嘴巴列为教育重点,以强壮的阴茎轮流教育着。执行人员会一直陪在美音身边,在激烈的性交过程中适时维持美音体内的湿润度,但不涉入教育行为。这段过程是本日唯一的重点,美音只需要乖乖接受肉体的再教育,并透过我们的录音修正自己的想法即可。当药效渐退时已经是数小时后的事情,美音的身体明显已经疲倦,意识也在幻觉消失后重新和现实连接起来。

  「什么……搞什么啊……!好痛……!嗯!嗯呜!啾噜、啾呼、啾……」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被男性轮奸的美音陷入极度惊恐,她试图扯掉耳机,执行人员及时制止了她,并以接吻、爱抚等亲密动作舒缓她的疼痛。但或许是因为男性们的阴茎太过雄伟,美音始终无法放松。委员要求执行人员停止任何舒缓疼痛的行为,只让美音保持在录音刺激下继续予以轮奸。十个小时过去,中途体认到无法挣脱的美音完全放弃抵抗,再教育中的阴道和肛门也松弛了许多;她两眼无神地夹在男人堆中,压迫双耳的耳机已被取下,执行人员亲口送上喃喃淫语,持续给予刺激。

  「美音好棒,美音最棒了哦!美音的小肉穴里面都是暖呼呼的精液呢!暖暖的,好舒服,好舒服呢。好棒,好棒,美音的小穴最棒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棒呢?姊姊看了好喜欢你呢!了不起!了不起哦!」

  「美音最棒了,你最喜欢被轮奸了,对不对?轮奸,轮奸,美音最爱轮奸了,因为我们是色女孩,色女孩,满脑子都是色色的事情,黏糊糊了,啊,啊,好棒,好棒呢,美音好棒,最棒了哦!」

  包含委员在内的男性们通常会分为两批或三批,一批约三至五人,如此一来随时可做替补。因为轮奸教程多放在第一天,对於只有二日计划的处理对象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弥足珍贵的。

  「不要……不要说了……啊!我不要戴耳机……噫噫!」

  就算被视为垃圾接受处分,美音这样的十七岁女孩子意志力还是很坚强的,即便她的肉体已被男性们轮奸十六个小时而濒临极限,执行人员仍然不会大意。
  直到轮奸满二十个小时前,美音都得在听觉刺激下任由男人们充分享用。当然,整整二十个小时不能只听同一段录音,为了达到引导作用,我们准备许多以相同关键字重组、并逐次添加新内容的录音。

  『美音好棒,好棒,你好棒,你最棒了!对不对?美音,啊,美音,啊──』
  「美……美音……好棒……嘻……嘻嘻……」

  『小穴舒服吗?很舒服,很舒服呢!美音的小穴让人舒服了,自己也舒服了,了不起呢!来,跟姊姊说,肉穴,舒服,肉穴,舒服──』

  「肉穴……舒服……肉穴……舒服……」

  『黏糊糊了呢,美音,美音,色色的脑浆,黏糊糊,黏糊糊了,好色,好色──』

  「黏黏……美音……好色……」

  『黏糊糊,黏糊糊,呀,啊,美音,好黏,好痒,好黏,好痒,美音,美音──』

  「黏……痒……好痒……美音,好痒……」

  疲惫与恍惚让美音开始顺从声音的诱导,然而这也是倒数两个钟头才出现的反应。经验丰富的委员中途便将美音的身体交由其他人处置,等到诱导效应变明显,才回头品嚐依循听觉发出共鸣的美音,直到轮奸阶段结束。

  「美音……黏黏的……黏黏的……姊姊,美音黏黏了啦……」

  饱受蹂躏后被男人们抛下的美音或许意识尚清,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受到整天灌输的词彙严重影响。听觉刺激并未随着轮奸停止而中断,执行人员喂食美音的同时依然持续对她喃喃,她在听见某些字眼或音调时会颤抖并发出低声,声音听来既像害怕又似兴奋。执行人员注意到她的目光会随着她们移动,像只担心受怕的小兔子,於是她们便在她面前宽衣,利用触觉来强化美音接收到的听觉刺激。
  这个动作包含进食在内仅仅半个钟头,随后两组执行人员进行交接,新的执行人员随即把美音带往第二阶段地点。是的,美音的再教育计划中没有安排睡眠时间,我们为她准备了许多种兴奋剂与迷幻剂。但是,若计划书要求美音保持在清醒状态,执行人员就不会给予注射。

  「好痒……嗯……姊姊……嗯……嗯呃……」

  美音被带往中心的特制厕所,这里的地板磁砖总是既湿又臭,每个小便斗都装满了发臭多日的尿液,痰沫、槟榔渣和菸蒂散得到处都是;部分隔间里的蹲式便桶甚至屯积未沖掉的粪便,上头飞着成群苍蝇,死在粪坑内的老鼠肚子里则塞满了蠕动的蛆虫。当然,这种环境正是为了垃圾所设计。美音的一种嗜好被委员所看上,以致於第二阶段将在特制厕所内进行。

  「呃……呃……谢、谢谢……?嘶──呼……」

  美音在两名执行人员带领下进入厕所,无力地坐靠於两个小便斗之间。她对这个地方的反感无法完全表现在脸上,因为鼓励与煽情的喊话仍然萦绕於耳畔。
  执行人员递给美音惯抽的香菸,让她放松地吸了一根,接着第二根、第三根……

  当美音察觉事情不对劲时,她那对吸了整天老二的嘴唇正虚弱地叼着第四根香菸,而执行人员所准备的却是装满整整两个运动提袋的分量。

  「等……等一下,我不要了……嗯!」

  第二阶段,执行人员让美音维持在听觉刺激下,同时持续不断地逼她吸菸,以达到轮奸后继续升高处理对象所受压力之目的。附带一提,委员们对於增加压力的手段有着五花八门的做法,若处理对象有着适当的嗜好,就会像美音一样受到特殊待遇。

  「呼……呼……热……好热……姊姊……呼、呼呃呃……」

  美音在十分疲倦的状况下抽了整包香菸,只有喉咙乾渴到极限时被允许喝水。到了第二包菸,她似乎连吸菸的力气都没有了。执行人员被允许让美音乾热生裂的双唇休息,换成她们吸菸后以口对口形式往美音喉咙灌入白雾,或者省事些,直接在美音鼻孔内插着点燃的香菸,然后封住她的嘴、逼她吸入烟雾。当美音受不了这两种虐待时,自然会回归正常吸菸方式,头晕脑胀地吸下去。

  「美音……呼……头好痛……黏黏的……呼……好痒……」

  随着饮水次数增加,两侧小便斗内浸泡於尿中的菸蒂渐渐多到满出来,整池臭尿都被烟灰染成了黑色。只要美音不小心睡着,执行人员便抓起臭尿中的一团菸蒂往她脸上用力涂抹,让浑身湿臭而惊醒过来的美音继续吸菸。这种时候,录音内容也换成新的,以期诱导美音说出委员希望她做的忏悔。

  「对不起……对不起……美音是……坏孩子……美音是……抽菸的坏孩子…
  …「

  美音目光无神地望着髒乱的厕所隔间,从头顶到张开伸直的双腿都洒满了加入烟灰的臭尿,黏稠的黑浆混合菸蒂扑满她的肌肤,落魄模样宛如弃置於垃圾场的洋娃娃。

  「美音不敢抽了……对不起……对呜起……爸……爸拔……妈麻……对呜起……」

  唯有在美音随着录音诱导而做出畏怯的自白时,执行人员才会暂停逼她吸菸,但她们不会就此闲着,而是戏谑地捞起肮髒的菸蒂抹在美音脸上和身上,抑或故意搓揉她湿臭的乳头和私处。忏悔告一段落,以为就此得到救赎的美音却得继续给执行人员逼着吸菸,耳际的自白之音也切换成淫语。如此反覆持续了六个半钟头,受尽折磨的美音终於能好好地闭上眼──就在执行人员将她整张脸埋入满是臭尿的小便斗内,直到她溺於尿水中。

  「……呕欸!」

  然而,美音再次清醒过来仅仅是十数秒后的事情,执行人员施予急救后就把她带离了笼罩於白雾之中的厕所。此时是再教育计划的第二十七个小时。

  「美音……美音……黏糊糊了……色色的……脑浆……」

  美音开始喃喃着自己搞不懂的字句。过去我们曾试着透过词彙的排列来推敲处理对象想表达的意思,可惜只是徒劳无功,因为处理对象只会重覆正在聆听的词彙。无论美音是否有话想说,她的意念在疲倦至极的大脑处理下是无法透过声音传递了。有趣的是,喃喃自语的行为会因为情绪起伏增强或减弱。当执行人员按计划书在第三阶段开始前予以注射,药效激发、倦意消失的美音出现异常亢奋的反应,嘴巴随之聒噪起来。

  「美音好棒、好棒!美音是最棒的!因为、因为美音是色女孩!是最色的!嘿!嘿嘿……!」

  先前的羞辱与虐待痕迹还留在美音青春的肉体上,但她的脑袋完全不受影响,整个人因为幻觉眉开眼笑,自言自语的内容则是保有我们灌输给她的淫语,偶尔添加胡乱拼凑的字句。执行人员替傻呼呼地笑着的美音稍事清洁,接着帮她穿上浅色的贴身背心和运动短裤,送入一间有着小型擂台的表演厅,委员和几个男人已在里头等候。按照委员所编的再教育计划来说,第三阶段就是接续在忏悔后到来的惩罚。

  「嘿、嘿欸欸……!美音!美音好舒服!好爽!啊!好棒!好……呜呃!」
  一被放开整个人就摇摇晃晃的美音站到擂台上,呆笑着碎念到一半,委员握紧的拳头便送往她的腹部。着实地挨了一拳的美音神情仅仅扭曲一下,旋即又流着口水傻笑出来。两名男子把摇晃不定的美音架好,以便委员尽情出拳。尽管美音因为药效不会感到疼痛,运动短裤仍然在数拳挥揍后被尿水淋湿了,随后一记直击阴部的拳头更是震出软泥般的粪便。被揍到大小便失禁的美音却还跟着耳机内的女声喊出不知所谓的淫语,那副蠢样让委员皱起了眉头,使劲掐住美音的脖颈。

  「呜!呜呃!呜咕……!」

  美音本能地踢动双腿,换来的只有嗜虐者更加兴奋的笑声。

  「爽……咯……!好爽……!」

  被药物控制的大脑随机选中的词彙,戏剧性地加深了美音所带来的娱乐效果。这让委员十分满意地松开美音的脖子,紧接着迎面揍向鼻樑。

  「呼噗……!啊……啊啊……」

  浓浓的鼻血流出,美音处於轻微震荡中彷彿寻回了意志,随后又迸出惹来笑话的淫语。

  「美音……美音,黏糊糊了……!噫!噫嘿欸欸!色色的!色色的脑浆,黏糊糊了……!」

 该说是幸还是不幸呢──沉醉在幻觉与幻听中的美音从头到尾一个劲儿地嚷
  嚷,身体却在药效中不断受到折磨。当满头大汗的委员让人掀开美音的背心,她的腹部乃至背后已经遍佈整圈深红色瘀青,左颊被揍到整个肿起,鼻樑也断了。
  但是这些对再教育计划来说不过是前菜。委员和两名男子揍爽了之后,接着就在擂台上开始第二次轮奸。

  「嗯噗!呜噗!哈、哈噗!啾噗!噗哈啊啊……!喜欢!好喜欢!轮奸!轮奸噗咕!呜咕、呜呕呕……!」

  满身瘀伤的美音被男人们压在自己垂漏的粪尿上奸淫,三不五时就吐得满嘴酸液。男人们玩得尽兴,倒是苦了执行人员。她们得时刻注意经常被呕吐物梗到的美音,并由於此一情况不适合配戴耳机,必须伏在美音的排泄物上,配合轮奸动作灌输淫语。

  「噫嘻嘻……!嘻嘻!好爽!好爽!美音、超爽的!噫!噫啊啊啊……!」
  这次轮奸不同於上回的接力赛,委员和两个男人爽过之后就不再对美音的髒穴感兴趣。他们就好像变回对凡事都跃跃欲试的小孩子,把恍惚状态的美音当成新奇的玩具上下玩弄,有的一直拧脸,有的扯着两颗乳头玩,或者按压那片红通通的伤口、观察美音的反应。从轮奸开始到玩耍时光,委员都没要求清理擂台,粪尿味完全不影响三个大孩子的兴致。执行人员继续将她们的美乳贴放在美音的排泄物上,无视於粪便乾冷后黏於乳房的触感,偶尔也默许大孩子稍微越线来触摸她们的行径。

  「呜嘿欸……嘿欸……噫……噫噫……?欸……?咕呜!啊啊啊啊!」
  玩耍时光直到二次药效渐退、美音唤回部分感觉时变本加厉。当双耳沉浸在湿润的舔弄及淫语刺激下的美音突然仰首大叫,正是脚趾头给委员啪喀一声折断的时候,紧接着被男人们左右抱开的双手也分别传出大姆指和无名指骨折的清脆声响。

  「啊啊啊啊!呜!呜、呜噫、噫嗯嗯嗯!嗯嗯嗯呜呜嗯!」

  自三个方向接连迸出的骨折声痛得美音激烈反抗,执行人员以接嘴形式来稀释美音的叫声,直到她两侧手指头及脚趾头各被掰断四根,男人们才甘愿放过一根根朝诡异方向弯曲的手指与脚趾。委员以玩弄美音的患部为乐,继续折磨她好一会儿,欣赏美音激烈的喊叫声逐渐转为虚弱的呜咽、再变成一味发抖啜泣的过程,这才真正地放开遍体鳞伤的美音。

  「呜……呜呜……呜啊……啊……」

  美音被送往表演厅旁边的小型医护室,执行人员在这里替美音戴上耳机,进行应急处置。她们尽可能地对可怜的美音释出温柔,配合耳机内不断对其洗脑的姊姊们的低语,渐渐抚平了美音饱受惊吓的情绪。美音放心地渐入梦乡时,委员和男人们突然闯入。他们蛮横地弄醒美音,一处处压迫她或瘀伤或红肿的患部,接着把上好不久的绷带全拆光、拔走耳机,厉声恐吓害怕到猛烈颤抖的美音。
  「不要啊啊!我不要啊啊啊啊!走开!走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断手断脚、杀害亲人等威胁内容对於精神衰弱的少女效果相当卓越,美音快速转动的双眼反映出她正拼命想弄清楚委员抛出的多种威胁,显然这孩子之前再怎么叛逆,到了紧要关头仍然十分在乎她的家人,特别是母亲。美音的脑袋在兴奋剂药效退掉后迫切渴望着休息,思考能力大幅降低,加诸男人们持续对她大声恐吓,使美音的思考在寻获一种可能性后就此僵滞,而这个可能性正是委员把她逼到极限后提出的免於让母亲受害的办法。紧张与倦累到极限的大脑遮断了美音判读资讯的能力,情报对她来说不再是立体而是平面,自然也不会质疑为何母亲得因为自己受害,或者自己为什么必须遭遇这种对待。

  「我做……我做……不要伤害我妈妈……求求你……」

  美音答应了什么交换条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因此得到了救赎──只要可以拯救母亲免於遭到轮奸、受虐甚或杀害,她愿意服从委员的任何要求。透过第二阶段至第三阶段的变化,我们可以观察到,忏悔与惩罚激发了美音深深埋藏於心中的家族认同感。对於像美音这样的处理对象来说,诸如此类的基本良知往往会在成长过程中逐渐磨灭,但我们可以透过极端的压力使之显现。美音为大家提供了相当标准的范例,可惜做为垃圾的她已经无法回头,我们的执行人员稍后便将表现得可圈可点的美音带回第十三号房。

  「太好了呢,美音!太好了,太好了,妈妈得救了呢!你好棒,了不起,好棒,了不起,了不起的美音!美音救了妈妈,美音救了妈妈哦!」

  「美音……了不起……嗯……呃……美音,救了妈妈……」

  「美音,美音,你好棒,好色,好棒,好色,啊!啊!我们来自慰,自慰,摸穴穴,摸美音的穴穴,对,对,继续摸,摸穴穴,你好棒,好棒哦!」

  「美音……自慰……穴穴……」

  第三十二小时至第三十五小时,美音服用的药物虽然无法使她亢奋,却严重阻碍了睡眠。美音精神涣散地度过整整四个小时,执行人员陪在她身边,看似给予呵护和鼓舞,对她而言其实只是不断将这些词彙与救赎拆开、重组、拆开、重组,内容如何皆无所谓,仅仅是促成条件反射的成立。随着时间经过,执行人员给予的字句慢慢延长,让美音逐步跳脱字词长度的限制。

  「美音的脑浆黏糊糊了,美音的脑浆黏糊糊了呢!和髒髒的小穴一样黏糊糊了,和髒髒的小穴一样想被插了,好想被插呢,好想被插呢,咕啾咕啾地,呀!
  美音的小穴要被咕啾咕啾地插了,色色的脑浆也要被插了呢!「

  「美音的……脑浆,黏糊糊了……髒髒的小穴……想被插……好想被插……咕……咕啾咕啾……」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美音好爽,美音好爽哦!美音的小穴被肉棒插得好爽!色色的,臭臭的,黏呼呼的,啊,啊,请插美音,请用肉棒插美音,插美音色色的脑浆,臭臭的脑浆,黏呼呼的脑浆!」

  「美音好爽……被肉棒插得好爽……啊……请……用肉棒插美音……美音……色色的脑浆……」

  由於教育委员不一定整个计划都能准时参与,时程表经常会做小幅度修改,美音的再教育计划也在突发状况下提前四个小时,第四阶段后半段投药部分只得取消。第三十六小时,执行人员将能够连贯字句的美音带往处刑室,计划进入最终阶段。

  「就是现在了呢!美音会好好努力拯救妈妈,美音会努力的,因为美音最棒了!」

  「美音会努力……会努力……美音最棒了……姊姊,美音会努力……!」
  委员指定的处刑室有着废弃手术室的风格,髒乱程度大抵和特制厕所相近,即便是美音躺着的手术台,上头也瀰漫一股噁心的恶臭,不过论及必要的设备可是一点也不马虎。执行人员继续鼓励着心神迷失的美音,同时在她头顶划出直径十三点五公分的圆线,剃除里面的头发。剃发完毕,我们的医师首先在裸露出来的圆型头皮上做麻醉,接着开始为美音做开颅手术。由於切口处及脑膜皆予以麻醉,美音仍然可以听见执行人员的声音,并持续做出回应。这时,在旁等候的委
  员正翻阅美音的册子──五岁生日时戴着寿星帽的美音、小六运动会那天认真赛
  跑的美音、国三暑假一边喊着累一边陪家人爬山的美音、高二翘课跟男友到海边
  玩的泳装美音──这本钜细靡遗地记录着美音的册子只保留最后两页,其中一页即将给他这位负责再教育计划的委员亲自填上。

  「哎呀,医师姊姊帮美音开好了色色的洞洞啰!这个洞洞可以拯救妈妈,真是太好了呢!」

  「噫……噫噫……美音的色、色色的洞洞……」

  「美音色色的粉红色脑浆都看得一清二楚呢!美音好可爱,美音好可爱哦!」
  「美音的……粉红……呜、呜呜……姊姊……」

  「怎么哭了呢?美音不想救妈妈了吗?美音希望妈妈被坏人做出不好的事情吗?」

  「不想……!不想……!呜……呜啊啊……!美音……美音……」

  「哇──美音好棒!我们美音最棒了,美音是最体贴的孩子呢!来,姊姊牵着你的手,我们一起下床!」

  「嗯……嗯嗯!呜呜……呜呜……!」

  「美音不哭、不哭哦!要露出笑容哦,美音的笑容是世上最可爱的!姊姊好──想看美音的笑容,好想好想哦!」

  「呜……嘿……嘿嘿……欸、欸嘿嘿……!」

  破涕而笑的美音扭曲着嘴角,在执行人员亲密的鼓励下发出阵阵颤抖的笑声,边笑边跪到髒兮兮的地板上。委员阖上册子,起身宽衣后来到美音面前,欣赏美音过往的点滴时业已昂扬的肉棒流淌着丰沛的淫水,挺立在美音憔悴的脸庞前一颤一颤地散发出浓郁的雄臭。美音满怀恐惧地盯着委员的阳具,执行人员在她耳际灌输过剩的鼓舞并发出指令,终於让美音鼓起勇气开了口。

  「请……请尽情利用美音的……脑……脑穴……」

  这样不够,还不足以拯救母亲,必须要能挑起委员的兴致才行──无法在没有声音诱导下进行连贯思考的美音,其实并未想到这些。促使她提高音量、强压恐惧的,是基於渴望救赎而产生的反射动作。

  「美音的……美音的脑浆,黏糊糊了……!和髒髒的小穴一样……!」
  飘出腥臭的阳物开始移动,表示这么做是对的。美音受到褒美般继续扩大音量,她已经不需要执行人员的低语了。

  「好想被插……啊……好想被插!咕啾咕啾地!色色的脑浆想被插了!色色的!臭臭的!黏呼呼的!啊……请插美音,请用肉棒插美音!插美音色色的脑浆……!」

  委员肥大的龟头在美音急凑的声音中来到头顶开口处,为了便於插入,他稍微蹲低,两手捧住美音微颤的双颊,感受着美音做出淫乱自白时脸颊肉产生的运动。

  「请用肉棒插美音!插美音臭臭的脑浆!脑……咕!咕噫噫!脑?噫?咯!
  呃咯咯!噫噫、噫欸噫噫!「

  救赎的自白进行到一半,美音双颊忽然被掐紧,按捺多时的肉棒一口气插入那团粉红色的大脑,紧接着凶猛地抽插起来。

  「咕啊!嘎、嘎嘿、嘿欸!噫!噫呕!呕噗呕呕!呕嘿欸……嘿……嘿欸!」
  脑浆被肉棒撞得乱七八糟的美音开始抽搐并呕吐,残留在体内的尿液和稀粪倾泻而出,两颗眼球失控地各自乱转,眼眶和鼻孔先是流下眼泪与鼻血,很快地后续流出的液体都带有浓稠的灰白色。执行人员协助美音固定姿势,委员加重力道捣弄着变形的脑浆,肉棒陷於破破烂烂的大脑中持续敲响美音喉咙发出的怪声。
  「叽噫、叽噫、噗!噗叽!咳、咳嘎!嘎!嘎啊!噫嘻!噗!啊噗、啊噗啊啊!噗叽噫噫噫──!」

  越来越激烈的抽插动作将美音的右眼从内部往外撞弹出来,宛如泪珠般悬在脸颊上,随着整颗头的震动晃荡着。委员施力过重的左手食指则是插进了美音的左眼眶内,不断遭受推挤的眼球随后被忘情摆动的手指推了出来。双眼沦为黑洞的美音继续迸出破碎的呻吟,声音越来越碎、越来越细,在她彻底停顿以前,满足了嗜虐欲望的肉棒终於深深压紧她的脑干、喷出了浓稠的精液。

  「噗叽……!噗叽……!叽……叽噫噫……噫啊……啊……」

  邱美音,人生的第十七年二个月又四天,於再教育中心第二处刑室,以零社会价值处理对象身分宣告死亡──医师做完死亡宣告,执行人员便将美音的眼球塞回眼眶内,委员亦利用这点时间二度勃起,由执行人员为脑袋插着肉棒的美音拍下最后一张照片。册子即将完成,这段期间协助处理美音的执行人员和男士们於四个小时后齐聚一堂,教育委员和夫人亦盛装出席庆功宴。

  「现在为各位呈现本日主菜──美音烤盘!」

  大厨首先将缝合过的美音头颅摆上主桌做为点缀,随后推出犹如烤鸡般曲着四肢、颈部以下完全烤熟的美音。我们可以看见美音一身脆皮均匀铺满滋滋作响的油光,乳房乃至乳头,肛门、阴部乃至阴唇形状皆完美保留下来;当大厨将插於美音阴道和肛门的两根切肉叉拔起,浓厚肉香无不令大夥食指大动。

  「让我们为这个美好的社会举杯──!」

  众人大快朵颐之余,不忘在美音的册子尾页留下笔迹。虽然有些人仅仅是划上无意义的一撇,最终仍写满了整个页面。

  「敬美音──!」

  您是否产生过要是没生下这孩子就好了的想法?您对於不受教的孩子深感绝望吗?如果您有类似的烦恼,请务必和我们联络,我们很乐意替您处理对社会无用的垃圾!

                 §

  『美音,你的触感非常棒。』

  『智障,死得好!』

  『难吃!』

  『白癡女!』

  『谢谢你。』

  『废物!』

  『真想再揍你一顿!』

  『你是我吃过最讚的女高中生肉。』

  『死太妹!难吃死了!』

  『美音,你很棒呢!』

  『美音,姊姊有好好地品嚐你哦。』

  『小可爱,我是第二组的姊姊,愿你好眠。』

  『美音你最棒了!』

  『你的肉很好吃哦!』

  『美音,不管你变成怎样都很可爱哦!』

  『你好坚强,姊姊会想你的。今晚会不会梦到你呢。』

  『美音!我们爱你哦!』

  『晚安,美音。』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